好运彩3d字谜汇总

數據造假、業主圍剿,OYO在中國狂奔不下去了?

作者:燃財經  來源:http://tech.sina.com.cn/csj/2019-12-02/doc-iihnzahi4697545.shtml  發布時間:2019-12-02

?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孔明明? ?編輯/周昶帆

  來源:燃財經(ID:rancaijing)

  明星公司OYO的麻煩從來沒有停止過。

  2019年6月,OYO宣布在中國全面實行2.0模式。僅僅過去半年時間,繼1.0模式失敗之后,2.0模式如今也陷入困境。全國各地的數千名業主紛紛尋求OYO解約和支付協議尾款,他們同時還需要面對一個被OYO大量補貼攪亂的中小酒店市場。

  OYO并不擁有自己的酒店,而是以加盟模式整合單體酒店,從而實現自身的快速發展。

  在此前的1.0“輕加盟”模式中,單體酒店可以使用OYO品牌,OYO為酒店業主提供統一裝修補助,以及包括OTA和OYO的打包導流,收取3%-8%的加盟抽成。而2.0模式則強調對業主的“強控制”,酒店業主統一使用OYO的PMS(酒店物業管理)系統,同時OYO為業主提供保底收入,超出保底收入部分的收益雙方分成。

  OYO由年僅18歲的李泰熙(Ritesh Agarwal)在2013年創辦于印度,2017年進入中國。OYO對外宣稱,只花了2年時間,其在中國已經擁有10000多家酒店、50多萬間客房,續約率達到97%,并成為國內最大的單品牌酒店。

  除了進入中國市場之外,這家由印度起家的公司也已經布局全球。截至目前,OYO的融資總額已超過17億美元。它的打法正是其投資方軟銀創始人孫正義最喜歡的打法:進入一個市場快速擴張,并通過巨額資金建立規模獲得市場壟斷。

  從B輪融資開始,孫正義就出現在OYO背后。據《財經》報道,孫正義每個月要花3天時間和李泰熙待在一起,“軟銀把OYO當成他必須要贏的事情。”

  不過,進入中國的這兩年時間里,關于OYO的明星高管“傀儡”團隊頻繁更替、裁員不斷、“僵尸房”數量眾多、業主紛紛尋求解約的新聞也從來沒有停止過。在中國,OYO只重數量、不重質量的快速擴張暗藏著崩盤的隱患。

  在共享辦公空間公司WeWork上市失敗、估值大跌之后,孫正義正在面對全世界的質疑。而OYO此時在中國市場暴露出重大問題,它會不會又是資本燒出來的一個泡沫呢?

  01

  業主圍攻OYO

  最近一段時間,OYO員工和OYO簽約的酒店業主陸續向燃財經透露,OYO在中國各地的辦公室不斷受到簽約業主的圍攻。他們由民間自發組織,通過互聯網聚集在一起,并在線下組團進行維權。據燃財經的不完全統計,人數已達七八百人。

業主線下維權的視頻截圖 / 燃財經業主線下維權的視頻截圖 / 燃財經

  業主們遇到的問題和他們的訴求幾乎一致:要求OYO支付自簽訂2.0模式合同以來,未能如期支付的保底余款。

  此前,OYO未經與業主商議,修改了與業主們最初簽訂合同時的保底金額,并郵件通知簽約業主改簽決定。OYO要求業主在收到郵件的24小時內回復“不同意”,否則就被視為業主同意改簽。

OYO發給酒店業主修改保底金額的郵件 / 燃財經OYO發給酒店業主修改保底金額的郵件 / 燃財經

  來自廣東陽江的酒店業主馮林告訴燃財經,他在6月份開始接觸OYO的工作人員,當時工作人員開出的條件是保底金額53萬/年。陽江屬于旅游城市,該業主稱,他的酒店平時一年營業額能做到70多萬,凈利潤在三四十萬。在初次接觸的10多天之后,OYO工作人員再次致電馮林,稱把保底額改為59萬/年,但同時要求控價權。

  “我當時想的是,我們只需要管理酒店內部的清潔、服務員等,客源問題交給OYO,我們省事兒”,馮林說,“另外因為我們是旅游城市,有淡季和旺季,淡季月營收只有2-3萬,如果交給OYO,旺季哪怕虧一點,但如果可以打平淡季,也很劃算。”

  7月25日,馮林的酒店在OYO上線。合同規定,上線后OYO會把當月保底金額的35%先打給酒店。8月份,OYO向馮林的酒店支付了7、8月兩個月保底金額的35%,大約3萬塊錢(7、8月份的保底金額均為6萬左右),但此后就再也沒有支付任何款項。

  由于OYO的2.0模式對業主實行“強控制”,酒店需要使用OYO的PMS系統,所以酒店營收均由OYO代收。這也就意味著,如果OYO不按時支付款項,酒店就會陷入資金周轉困難的境地。

  另一方面,OYO拿走了酒店的控價權后,在美團、攜程等OTA平臺上上線的價格都由OYO來決定,“7月25日上線時,OYO的定價為35,加上優惠券各項補貼,一般房間價格為十幾元,最低甚至可以0元入住。”在陽江,一間房的成本至少是70元。

  9月份,由于OYO一直未能按時支付保底款項,馮林聯系OYO要求解約。十一黃金周即將開始,馮林不想再繼續虧損下去了。在OYO工作人員“已經換了3撥”、“一拖再拖”的情況下,10月8日,OYO直接下架了馮林的酒店,但依然沒有支付其余款項。

  全國各地的業主和馮林的情況均大同小異。甚至有業主表示,在自己所在的城市,不超過一公里的范圍內,就有十幾家OYO酒店,“OYO從不考慮是否飽和的問題,我們這不是旅游景點,怎么會有那么多流動人口?”

  02

  下沉市場之困

  OYO在推出2.0模式時,差不多同時成立了EGM(新興增長市場)部門,出身可口可樂公司的徐一峰為總負責人。2.0模式主要針對1-4線城市,EGM則針對縣級市和縣城拓展,繼續采用1.0的“輕加盟”模式,并在今年8月份改名為“Model X”模式。

OYO針對下沉市場的Model X模式 / 燃財經OYO針對下沉市場的Model X模式 / 燃財經

  對于EGM,徐一峰此前曾表示:“目前中國共有1800多個縣級行政區,存量酒店市場在25萬家左右,能創造約日均5億人民幣的營收,未來EGM會采取更靈活、更輕的模式運營,以更適應縣級酒店市場的改造方式和管理方式來提升單體酒店的收益,真正滿足中國絕大多數老百姓日常休閑旅行生活需求。同時,在組織架構上EGM將突出簡潔和高效,建立可持續發展的盈利模式。”

  一名來自EGM部門的前員工李航告訴燃財經,EGM把1.0模式中的開發、運營、工程(分別負責簽約、運營管理和裝修)三個崗位合成一個崗位,叫做CLC(城市合伙人),底薪2500元。在他看來,團隊隱患眾多:“在我的團隊里,有之前開面包店的、賣沙子的,化肥廠員工等,在公司培訓跟不上的情況下,站在專業角度看,這幫人做不好酒店市場。”

  李航告訴燃財經,OYO的EGM團隊,為了沖房間數量,月度KPI指標定得非常高,“根本完不成”,有的城市甚至“把養老院都簽進來了”。

  在此之前,關于OYO 1.0模式數據造假的傳聞已經層出不窮。在2.0模式下,這一做法依然沒有得到改進。在李航看來,上層應該都知道這件事情,甚至有領導“意會地告訴你去做假”。“領導不會在公司內講,而是會單獨給你打電話,說這店該怎么操作,比如有些店已經貼過一次OYO的牌子,可以再貼一次,甚至一家店能夠連續重復上架三次。”李航說。

  另外一個嚴重的問題是公司內部的勢力斗爭和裙帶關系問題。據李航說,因為首席收益官朱磊和徐一峰分別負責2.0模式和EGM市場,所以兩個團隊會出現互相抗衡和博弈的情況。而徐一峰負責的EGM團隊,很多人都和徐一峰出自可口可樂,“對于酒店專業的東西不了解,并且帶有快消行業的社會習氣,打壓其他非可口可樂系的專業人員”,為了完成數字目標,“不會考慮到持續性、長期性,更多是為了完成業績”。

  前方拼命拓展酒店、后方運營跟不上,讓李航在后期越來越沒有工作動力,“前面打仗,后面著火,我不知道我該去救火,還是該去打仗。“

  而多名接受燃財經采訪的從業者的共識是,在下沉市場中,更多的顧客來自散客,而非線上渠道。下沉市場酒店是否真的能夠通過OYO目前的方式進行整合,依然是一個問號。

  03

  孫正義的另一個錯誤?

  “酒店這件事情很難走捷徑,資本能夠讓它變快,但你要同時為業主和顧客帶來價值。”OYO前培訓學院院長張宇說,“在中小酒店這個市場里面,OYO所做的事情只是調低了價格,沒有帶來價值,而調低價格是最容易做到的事情”。

  張宇認為,雖然OYO的高管團隊都很聰明,但目前OYO的種種做法最終帶來的后果是,OYO最后簽下來的酒店都是質量不好和運營效率不高的酒店,“拿到的店全是爛店,最后會把自己變成一家垃圾公司。

  OYO的進入也讓更多人看到了單體酒店的市場可能性。從OYO離職后,張宇決定進入單體酒店市場,自己創業。

  中國市場對于OYO來說極其重要。根據OYO官方數據,全球共擁有約1.6億間中小單體酒店客房,而在中國約有4000萬間,其中90%以上是OYO酒店的潛在目標市場。2018年9月,OYO全球融資10億美元,將其中的6億美元花在了中國。不過,中國的高管團隊始終被控制在印度籍管理層之下,很難擁有最終的決策權。

OYO中國CXO們的印度上級??來源 / OYO中國釘釘OYO中國CXO們的印度上級??來源 / OYO中國釘釘

  事實上,OYO的危機不僅僅爆發在中國。2019年8月,在OYO的本土市場印度,小型酒店業主在多個印度城市組織了對OYO的抗議活動。據路透社報道,印度北部此類組織負責人阿米塔布·穆哈帕特拉(Amitabh Mohapatra)說,今年有300多家酒店退出了OYO的印度網絡。

  而據美國媒體Skift報道,美國的幾家酒店業主也在抱怨OYO的管理系統無法正常運作,導致超額預訂和不好的客戶服務,并同時未支付會費。

  李泰熙曾經放話稱,2023年OYO要發展成為全球最大的連鎖酒店集團。OYO的高管則曾告訴媒體,OYO的目標第一是規模足夠大;第二是讓所有酒店的入住率或收益有巨大的提升;第三是成為最賺錢的酒店管理公司;第四是生態價值——不僅僅有酒店,一定有其他東西。

  2019年9月10日,OYO宣布在中國西安開設了第一家咖啡門店“芬然咖啡”。在印度,OYO還推出了“新地產”業務,包括共享長租公寓和共享辦公空間。據《財經》報道,在李泰熙的定義里,OYO不是一個互聯網公司,而是一個實體運營公司,不應該被拿來跟Uber比較,而應該和肯德基、星巴克比較建造和投資物業、創造營收。

  這是一個充滿想象力的故事。然而這種富于想象力的故事和OYO的實際表現,不禁讓人想起孫正義投資的另外一家共享經濟公司WeWork。

  共享辦公空間WeWork依靠資本續命迅速擴大規模,最高估值達460億美元,然而其盈利能力十分堪憂,每年虧損20億美元。最終,隨著WeWork上市的失敗,其估值暴跌,降至28億美元。WeWork也被打上了“泡沫”的標簽。

  在軟銀相繼投資Uber、WeWork等公司后,共享經濟的故事正在受到質疑。而由于孫正義的重大決策失誤,日本軟銀集團在今年第二財季出現了14年來首次單季度營業虧損。孫正義甚至開了一次長達2小時的會議,“公開道歉、自我反省”。許多創業者表示,軟銀的投資現在已經成為了一個負面品牌。

  而如今,OYO在中國又遭遇了挫折。如果徒有規模而不能為合作業主提供持續的價值,OYO終究會因為失去服務基礎而崩塌。到那時,OYO可能會成為孫正義的又一個錯誤。

  *文中圖片來源于視覺中國。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馮林和李航為化名。


好运彩3d字谜汇总
多乐彩 马免费资料一肖中特 3D 中天彩票群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 体彩6场半全场胜负开奖结果 龙江快乐时时彩 在大学煮粥赚钱吗 多乐彩开奖 任选9场奖金怎么算的